分享最新体育新闻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排球 > 正文

赵蕊蕊从小就有一个英雄梦 曾因深夜创作被妈妈质疑脑子有问题

作者:盒子体育发布时间:2020-07-31分类:排球浏览:120评论:0


导读:“岁月送给我苦难,也随赠我清醒与冷静。而当我遭遇挫折和悲哀的时候,我便震惊地走出那个怨天尤人的我。”三年前,赵蕊蕊出现在董卿主持的《朗读者》节目中,选择了作家毕淑敏《握紧你的右手》...

“岁月送给我苦难,也随赠我清醒与冷静。而当我遭遇挫折和悲哀的时候,我便震惊地走出那个怨天尤人的我。”

三年前,赵蕊蕊出现在董卿主持的《朗读者》节目中,选择了作家毕淑敏《握紧你的右手》的一段话,这或许最能代表她的心境。

刻骨铭心的骨折,是赵蕊蕊女排国手生涯的苦难。而细腻的文字给了她冷静与清醒。

退役后,赵蕊蕊在赛场之外,延续着在女排集体中锻造的果敢与勇气,转型成为一名作家。

到现在,赵蕊蕊出版了四本书,其中第二部科幻小说入围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,最终获得银奖。尚未出版的第五本书也已经完稿,这是一本关于排球人故事的书。

对于转业,从未后悔过

北京奥运会后,赵蕊蕊决定退役。职业生涯一直效力于八一队的她,在是否转业的这个选择题中,纠结了很久。

“我最迷茫的应该是在脱下军装的那一刻。那时候不在国家队了,但只要在八一队,我就有工资和医保,做教练还可以吃运动灶,是有保障的。如果离开了熟悉的环境,走到外面的世界,我就等于重新白手起家,没有任何靠山。”

球员时期的赵蕊蕊

朋友、家人出现两种不同的声音。

“你不该走,你打了这么多年的球了,继续待在这里也可以,毕竟你有成绩在身,如果这么离开了,付出了这么多,会感觉你很吃亏。”保守派的另一面是激进派,“人挪活,树挪死。体育圈外面的世界是很广阔的,你有勇气的话可以走出去看看。”

一边是稳定的铁饭碗,让人羡慕的副团级,一边是自由自在的生活。赵蕊蕊斗争了很久,最后下定决心,追逐自己的梦想。

一开始,一个爱写作的朋友对赵蕊蕊说:“你要想写,那你就答应我,写完它。”那个时候,正巧赵蕊蕊回到八一队康复,康复期间一个字没动。

有一天,赵蕊蕊突然想到了这个承诺:“如果我连对他的承诺都做不到的话,我觉得很没面子。”

小时候,赵蕊蕊爱看圣斗士星矢、花仙子。赵蕊蕊一直有一个英雄梦,觉得自己可以拯救世界,自己也会成为这样的人物,穿上铠甲,拿起武器,去和恶势力去做斗争。开始写作后,她开始创作这样的人物。

写作,尤其是创作科幻小说,需要无穷的想象空间,凭空构建人物关系和故事情节,常常让赵蕊蕊抓狂。那些脑海中偶然一闪而过的画面,需要用文字表达出来,逻辑自洽,更是难度极大。

早些年在搞创作阶段,赵蕊蕊经常挑灯夜战,凌晨三四点还在电脑前敲字。为了让自己不丢失任何一个灵感,创作中的赵蕊蕊,手边一直会带着笔和纸,一旦头脑中有构思,马上记下来。

久而久之,赵蕊蕊当运动员时的一些老伤和毛病又回来了。内心也有两个小人打架。“你到底行不行?”“那么多伤病和手术都挺过来了,现在你怕了吗,你想当逃兵吗?”于是又乖乖回到电脑前。

赵蕊蕊的妈妈王淑英第一次听说赵蕊蕊写小说,感觉到很不可思议。“你写小说能有什么前途和发展?”

退役之后,赵蕊蕊成为了一名作家

一天夜深了,妈妈看到赵蕊蕊房间里还亮着灯,对孩子父亲说:“这孩子是不是现在脑子有问题了?”赵怀富笑了:“写作的人都是这样子的。”妈妈只好说:“不要盯着电脑看那么长时间。”

终于一个成型的科幻形象诞生在赵蕊蕊笔下。

《彩羽侠》这本约28万字的奇幻小说,创作过程约1年半,讲述了外星英雄“彩羽侠”协同地球女警,阻止外星魔兽改造地球人基因的故事。

“我很喜欢《圣斗士》那种英雄人物,也很向往超能力,所以打造了这个人物。”赵蕊蕊回顾自己的创作之路,最大的收获就是过程中的快乐,以及克服困难、持之以恒的成就感。

中国第二个荣获雨果奖的作家、《北京折叠》的作者郝景芳,科幻星云奖银奖获得者、中篇小说《斑鸠》的作者墨熊,给了赵蕊蕊另一份暖心的鼓励。

郝景芳鼓励赵蕊蕊:“只要肯写,坚持写,一定会一步一步提升的。有很多人喜欢写,写到第一章,最后就停在第一章了。”

墨熊也对赵蕊蕊说:“坚持下去,不多说,你超过了80%的作家。有很多作家,有一篇小说出彩后,就销声匿迹了。”

“我想这可能是女排精神在起作用,坚持到底。”赵蕊蕊自认为,运动员韧劲比较强,不服输,好好练,用好成绩证明自己,写作方面也想着:先坚持下来。

穿越16年,想跟自己说别那么拼

“我自己经历过,我懂。所以我不希望任何一个人再承受这种伤痛,我一个人尝试就够了。”

当赵蕊蕊听说,一个北京体操队的小花杨欣怡骨折后正在进行康复训练,特意约她见面,给她鼓励,送给了她一本自己写的书《夜越黑,星星越闪耀》。

“我希望她能带着更多的快乐去战胜伤病。”

当杨欣怡见到赵蕊蕊,猜测赵蕊蕊只有26岁时,赵蕊蕊的脸笑开了花。看到这个活泼的小女孩,赵蕊蕊就好像看到了当年的自己。

“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早早开始职业训练,也经历过一些健康的考验,看到你,似乎看到童年的我自己。得知你在负伤后,又很快开始训练了,我很心痛。身边的人看到的也许是下赛季的时间表,但我希望你在独处时,能想起有很多关心你的人,感到温暖和力量。”

赵蕊蕊曾经遭遇重伤

似乎聊到赵蕊蕊,她的那次恐怖受伤是无法避开的话题。

现任北京女排主教练张建章,当年在陈忠和的教练团队中担任陪打教练。他也是观察赵蕊蕊受伤瞬间的第三只眼。

“我记得特清楚,当时我在吹哨,赵蕊蕊一方是24-23。”后来赵蕊蕊一个背飞扣球,就倒在地上起不来了。

张建章高喊:“快叫老卫(女排队医卫雍绩)来!”

当时在场的队员,有一些吓得花容失色,都躲到墙角去了。

回到漳州基地的小白楼,张建章观察每一个女排队员,发现她们的脸都是“黑”的。当夜,主帅陈忠和宣布不再加练。

“如果能回到16年前,我想跟教练发个脾气,想夺门而出,说今天不练了。当时做了的话,结果真的有可能不一样。”赵蕊蕊感慨。

但是一个运动员表达想轮休,主教练陈忠和会首先问运动员:“能不能坚持?”加之,备战奥运在即,陈忠和对全队训练量一视同仁,不敢给作为核心主力的赵蕊蕊开休假的口子。

所以,这是一个命中注定的劫。

赵蕊蕊骨折当天下午,专家就准备来会诊。后来赵蕊蕊转院到北京北医三院,老专家都惊呆了:“把腿跳断的,在中国你是第一个。”

“突然一下厄运降临,我就觉得天塌了,就像漫画里镜子碎了,回不到从前……”

时至今日,赵蕊蕊回忆起自己骨折的那一瞬间,用了这样一段感性的描述,“每次跳的时候,都在潜意识里觉得:会不会出事?”

不过,赵蕊蕊已经放下了这次伤痛,她表示,自己从来都没有怨恨过陈忠和指导,因为陈忠和指导从来没有推卸过责任,还曾公开对外界做过检讨,说过对不起。

每年的黄金一代女排聚会,陈忠和只要遇到赵蕊蕊,都会先问:“你的伤怎么样?”有时候陈忠和情绪上来了,带有内疚的情绪,眼眶便会湿润。

在赵蕊蕊心中,陈忠和是个暖心的人,从来都是大度的,坦诚的,善良的,低调的。

去年绍兴世俱杯比赛期间,赵蕊蕊受邀出席一个论坛,又遇见了陈忠和。在宴席间,陈忠和如父亲般盯着赵蕊蕊,问道:“你怎么不多吃些?”

那一瞬间,赵蕊蕊想起在国家队时,陈导总说自己太瘦,经常坐自己旁边监督吃饭。席间,每个人只有一份鹅肝,陈忠和把自己那份也给了赵蕊蕊。

“‘赵蕾蕾’(赵蕊蕊名字,陈忠和福建口音)这个鹅肝给你吃啦。”

“(这个饭)给‘赵蕾蕾’准备两份。”

岁月会让一些事情变淡,又会让另一些事情变得浓郁。现在,赵蕊蕊希望陈忠和能放下这段往事。“我已经放下了,我希望陈导也放下。”


欢迎 发表评论: